想让全世界认识fire的cold

焚 1.
he,ooc预警
小学生文笔,剧情跳跃
杰佣(第五人格)
建议在食用前查阅杰克的资料


  杰克是一个医生,人温和又帅气。在伦敦城中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开了一家诊所,尽管位置十分偏僻,仍然有很多人来看病。这位年轻的绅士十分乐于帮助别人,穷人来看病支付不起昂贵的医药费时,他总是微微一笑,将开好的药塞入他们的手中,送他们离开。因此,这家小诊所的口碑很好,以至于达官贵人都会选择来这里看病。
  人们经常感到奇怪,这样一位温和的绅士为何一直没有妻子,有人去问杰克,但是他只是微微一笑,提起别的事情。
  伦敦的夜晚并不像白天那样平静,经常可以在巷口看到喝醉的酒鬼,流浪在街头的孩子以及招揽客人的妓女。和往常一样,在晚上七点时,杰克关上了诊所的门,结束了一天的工作,关上了那盏幽暗的灯。他轻轻哼着歌换下了那身白大褂,穿上了平时的黑色西装。“到时间了啊......”“杰克”掏出怀表看了一眼。匆匆走出了诊所。
  “号外号外,开膛手再次出现......”伦敦白天的街头还是那样热闹。“一份报纸。”杰克拿出两枚铜板放到了报童的手心上,“好的,先生,您的报纸。”杰克向报童笑了笑,接过报纸来。
  “杰克大夫,您知道昨晚又死了一个女人吗?”年迈的希德太太看到了桌子上放着的报纸,好奇地问道。杰克拿出了治哮喘的白色药片,用纸包了起来。“希德太太,记得不要在有雾的天气外出。”“哦......好的......”希德太太接过了药,颤巍巍地走出了诊所。杰克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报纸,脸色一沉,将报纸丢进了废纸篓。
  近日的战争使杰克也忙了起来,连续不断地有受伤的士兵被送入诊所。那天正在下雨,杰克也得以偷闲,轻松了不少,他哼起小调抚弄着花瓶里怒放的玫瑰。忽然,一阵闷闷的敲门声响起,杰克站起身来,打开了诊所的门。
  门外站着一个戴着兜帽,浑身被雨水淋湿的男子,杰克愣了一下:“先生......您这是?”男子忽然倒在了杰克身上,他下意识地扶住了男子。这时杰克才发现男子的后背全是血迹,并还在往外冒血。杰克赶忙将男子拉进屋里,拉上了门。
  “请您保持清醒。”杰克将男子扶到手术台前,见男子朦胧地睁开了眼,他赶忙问:“请问您的名字?”杰克给男子打上了麻醉针,“奈布·萨贝达。”“那么请问萨贝达先生您的年龄呢?”“......”“奈布·萨贝达?”“17......”病人似乎烦躁于医生的唠叨,一时有些不耐烦。杰克看到了他的表情,不由得轻笑了一下,那触目惊心交错相叠的旧伤使杰克有些惊讶,只比自己小十岁啊......“是怎么受的伤?”“给战友扛了一刀。”杰克轻轻剪断了肉线,看那双蓝色的眼睛覆盖上了朦胧,他赶快引起话题:“战友怎么样了?”“死了......”奈布一脸痛苦地闭上了眼睛。“战争真是残酷啊......好了,现在可以睡一会了。”在杰克有磁性的声音下,奈布朦朦胧胧地睡着了。
  “我有什么不好?我了解你,是你的一部分,为什么不肯接受我?那样一个小毛孩......”“闭嘴......”
  奈布睁开眼,看到了已经包扎好的伤口,爬下病床,慢慢走到杰克身后,
  “那个......医生......”
  杰克转过身子,微笑着看着奈布,“怎么了?奈布。”
  奈布低下头腼腆地用手指玩着衣角。
  “怎么了?是不是伤口疼啊?”杰克脸上的微笑消失了,他低下身子,看着这个只到他胸口的孩子。如果伤口恶化了可就糟糕了啊......
  “那个......医药费......我支付不起......”那双蓝眼睛里充满了窘迫。
  杰克笑了起来,抬起手轻轻摸着那头棕色的头发,“傻孩子,谁要你医药费了?”
  “可是......那......我给杰克医生工作吧!”
  “好啊,就这样定了。”

   小学生文笔,剧情跳跃
   我的英雄学院,轰出
    ooc预警
    鬼知道我怎么写完的【大雾】
    特别甜的糖【刮人的刀子】

  轰病了,这个消息是A班的学生传出来的。据说轰在安德瓦的事务所中突然咳了血,便一直没有好。从那天后,大家就没见过轰。
   轰呆呆地望着病房外的天空手背上插着输液的针头。已经三天了啊......咳血那天,轰清楚地看见自己咳出了一片带血的花瓣,一向冷静的烈火英雄——安德瓦顿时懵了。雄英学院派出了恢复女郎来为轰看病。“轰......是有喜欢的人了吧。”恢复女郎仔细观察着那片带着血迹的花瓣,看向不住咳嗽的少年。轰愣住了,咳嗽也更加剧烈。“治好它的唯一方法便是让你喜欢的知道你的爱意,并与他接吻,否则......”恢复女郎接下来的话没说,但轰明白了。
     “咳......咳咳咳!”轰又咳嗽了起来,白色的床单上沾上了血,轰张开手,手心上带血的花瓣也开始越咳越多。轰无神地靠在了枕头上,喃喃道:“喜欢的人......吗?”
  “大家安静一下。”饭田站在讲台上,双手下压示意大家安静,“轰同学已经三天没来上课了,有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吗?”蛙吹妙雨举起了小爪子:“那天我看见了轰同学在医务室里,可能是生病了吧。”“唉?明明是咳血了,肯定是住院了。”耳郎斜坐在凳子上,反驳着妙雨。“切!阴阳人罢了,有什么好担心的......”爆豪不屑地哼了一声,还没说完便被班长打断了:“既然这样,那么我们去医院探望一下轰吧!”“但是......出久他......”御茶子担忧地看向绿谷的位置,那里空空如也。全班安静下来,绿谷还在外地很远的事务所,赶不回来。饭田揉了揉脑袋:“就这样吧。”
     轰十分惊讶于A班同学的来访,这是病中的他有了一些精神。他焦急地在人群中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,“绿谷君还在事务所,回不来。”常暗看到了轰徘徊的眼神,凑过去耳语道。轰承认了自己在那一瞬间有一些失望。
     傍晚时,同学们也一个接一个慢慢地告辞了。“八百万。”轰叫住了即将离开的八百万百,“你说,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?”八百万沉默了,她没料到一向冷淡的轰会问这种问题。想了一会后,八百万回答:“可能就是即使两个人分隔的很远,也会挂念对方,关心着对方,一个人遇到了危险,另一个人就会去帮忙吧。”轰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。
     “咳咳咳!”轰无力地遮住了嘴,半朵带着血迹的花吐了出来,轰愣住了,一阵更加剧烈的咳嗽打断了他发呆。已经是第五天了啊......轰看着两半花,玩心一起,轻轻用手将他们拢在了一起,一边红艳如火,一边蓝透若冰。简直就是自己啊......轰的嘴边露出一抹微笑,干哑的喉咙又开始剧烈的咳嗽。
     回想起三天前八百万的话,轰陷入了沉思。他又记起了那次杀手斯坦因事件,那个熟悉而又坚强的身影,“绿谷......出久。”轰被口中跳出的人名吓了一跳,他低低地笑了出来。
    “咳......”最后一天了,轰瘫在了病床上,口中不断咳出带血的花朵,要死了吗?但是,还没有成为超过欧尔麦特的英雄,还没和妈妈说再见,还没和......那个人表白。轰望着天花板,他能感受到生命的流逝。他转了转脑袋,忽然看到了枕头边的手机,他无神的眼镜亮了亮,他伸出手,在特别关心里找到了那个欧尔麦特的头像,用尽全身力气缓缓地打了一行字
         “绿谷出久,我喜欢你。”
拇指按下发送,沙漏中的沙子流光了。“咳......”一朵完美的花朵吐了出来,少年闭上了眼镜,嘴边挂着一抹微笑。
       end

橡皮章的教学
然而我并不是dalao